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頁 > 新聞中心 > 社會民生 > 正文

六十二年前,他在老風口栽下第一棵樹

2019-08-30 09:40 伊犁日報  

53

圖為巴合達提汗(左)在老風口種下的第一棵樹前留影。

也許你不知道一棵樹的力量有多大,但是你可以想象數十公里長的林帶有多大的力量——它們阻擋塔城老風口的風雪,拯救了無數穿越塔城市、額敏縣、裕民縣、托里縣公路乘客的生命。

據悉,老風口風區年均8級以上的大風有150余天,最多有180天;最大風速達40米/秒。風速之高、移雪量之大,為世界罕見。老風口的風雪災害被治理之前,路人與牲畜被風雪吹走數十公里,或被嚴寒凍死、凍傷的事件不絕于耳,被當地百姓稱為“奪命口”。

老風口位于塔城地區西北部,是塔城盆地與外界交通的咽喉要道,也是一個千百年來因暴風雪災害而聞名于世的地方,是中國和世界上罕見的暴風雪災害區。

7月3日,在老風口核心地帶,記者看到了一個如同村莊的地方。這里有水渠有林帶,有房屋有孩子。老風口的河水通過水渠嘩嘩地流向一片片榆樹林里。樹林的樹干和樹冠界限分明,被修剪得像一把把傘;近看林下放牧著一群羊,這些羊或臥在林下吃草,或臥地休息。在林邊還有十余只大大小小的鵝圍著坑水嬉戲。

這里就是塔城地區托里縣老風口林場,它與附近的托里縣生態辦、塔城地區老風口生態環境建設工程管理中心、額敏縣生態辦的區別就在于林場職工安家落戶老風口。

成垛的麥草旁,有一群羽毛漂亮的雞和玩抓雞游戲的孩子;林場退休職工阿合勒別克·合吉別克和家人忙著剪羊毛;78歲的巴合達提汗·木斯塔帕在打理果園。雖然老風口種植成本遠高于周邊地區,種了62年樹的巴合達提汗仍不忘初心,孜孜不倦地從事著各種果品的嫁接、試種。誘人的蘋果、黃燦燦的杏子與林場的生活區構成一道美麗的老風口風景。

提起當年背著水壺、啃著干馕植樹的情景,巴合達提汗有些激動。他說:“那個時候種樹非常困難。我一輩子都在種樹,從16歲開始到現在。樹種多了,人們就會知道樹的力量有多大。保護好綠色屏障我們的生活才會更好。”

1957年春季,16歲的巴合達提汗與39名干部職工響應托里縣委的號召,自帶奶茶、馕來到老風口挖渠、植樹,種下了老風口第一批樹。他們當時被臨時稱為托里縣老風口青年林場干部職工。

當年,托里縣委號召全縣干部職工和學生義務植樹1個月,以擴大老風口的植樹面積。

1959年3月,托里縣老風口青年林場被正式命名為托里縣老風口林場,場部距離托里縣城20公里。同年,巴合達提汗和同事們定居于此。他們每年每人的工作目標為新種1000棵樹,挖3至3.5公里的水渠,澆灌和管護分配的林帶。他們沒有房子住,就在老風口的戈壁灘上扎氈房。風大的時候,氈房會被大風刮跑。當年秋季,自治區下撥專項資金為他們蓋了6間房子。這些房子沿公路一溜兒排開,兩個房子之間相隔七八公里。

老風口的河里有很多野生魚,河水灌溉了老風口林場林地,也為干部職工提供生活用水。那時生活用水要靠牛馬拉運,天寒地凍之時,改為用雪爬犁拉冰。

1960年,巴合達提汗分到了一間新房結婚,家里燒茶和烤馕用的牛糞要到遠處的村莊尋找。

托里縣干部職工、學生義務植樹政策延續10年。巴合達提汗管護的防風林面積逐年增加,他感受到防護林抵御風災的能力也在增強,并愛上了植樹護林這份工作。那時候澆水工作需24小時不間斷,每人要輪流給樹澆水10個小時,巴合達提汗不怕苦、不怕累,總是搶著干。

1992年,有著一雙粗壯大手和戰天斗地精神的巴合達提汗退休了。退休后的他放不下鐵鍬,開荒種植15畝果園,樂此不疲地栽種新品種果樹。

巴合達提汗對記者說:“我看到新中國發生的巨大變化,我感恩黨給我的這份工作,讓我家過上了幸福的生活。只要我生命尚在,我還要種樹。”

老風口林場黨支部書記哈那提·加米力哈說,老風口林場的防風阻雪工程為自治區交通廳徹底治理老風口風雪災害提供了最好的借鑒。2011年,托里縣老風口林場被核定為公益一類事業單位,轉為全額事業單位。目前,老風口林場林地總面積為15.16萬畝,樹種有楊樹、榆樹、沙棗樹、柳樹、野蘋果樹、云杉等。

現在,老風口生態環境日益向好,老風口人“戰天斗地”的往昔及冬季惡劣氣候造成的風雪災害都漸成歷史。

文/圖 記者 鄧寶

責任編輯:耿建新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泰坦帝国免费试玩
1月29比分推荐 江西11选5开奖号 22选5开奖结果黑龙江 竞彩足球比分单场固定规则 股市热点软件分析 如何在网络上赚钱 叮叮云南麻将 快乐赛车彩票计划软件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是官方的吗 棒球比分大于7-50什么意思 河北11选五任五遗漏 搜码网单双中特 快乐贵州麻将下载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体彩超级大乐透开奖查询 河北排列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