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母亲的手工布鞋

2019-08-15 11:21 伊犁日报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带着女儿去野外踏青。踏着脚底软绵绵富有弹性的泥土,不禁想起了母亲给我做的千层底布鞋。

小时候家里条件差,只有过年时才能穿一身新衣服。至于布鞋,母亲每年也就给我?#20146;?#19968;双。黑色条绒面配着白色鞋底的布鞋,穿在脚上非常体面和舒适。

千层底是对传统手工布鞋的一种称谓,一双鞋的鞋底有一千层,这当然是一种夸张的说法,但由此可知,手工布鞋制作是多么繁琐和复杂。那时候条件差,家里孩子穿衣服往往是大的穿了再给小的穿,一件衣服前前后后要穿很多年,“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说的就是这个意思。破旧的衣服不能再穿了,母亲就将这些衣服洗净,裁剪成布块,用糨糊一层层粘起来,做鞋底用。

少年?#20445;?#31934;力旺盛的我们每天不是跑就是跳,鞋子磨损非常快。一双新鞋穿不了多久,鞋底就被磨成薄薄的一层,甚至于磨出个洞来。因为脚长得太快或布鞋穿得太久,有时候大脚趾也会硬生生将布鞋前端顶出一个洞来。当时在乡下,穿补丁衣服的大有人在,像?#33402;?#26679;大脚趾露在鞋外面的孩子不在少数,也不会有人大惊小怪。

一天,母亲要进?#21069;?#20107;,我哭闹着要去,母亲拗不过,便带上了我。这是我第一?#35859;?#22478;,城里的一切都是那么新奇。当我在百货商场里东张西望?#20445;?#24573;然发?#33267;?#20010;城里的同龄女孩望着我指指点点,不时发出一阵阵低笑。说实话,这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大而灵动的双眼、白皙的皮肤,穿着时尚的花布褂子,脚蹬漂亮的花布鞋,好像是从画里走下来的一样。

一时间,我被她们的?#35272;?#24778;呆了。在我生活的农村,不管男孩女孩,都是和我一样黑黝黝、脏兮兮的,这样白净漂亮的女孩?#19968;?#26159;第一次见。看见我傻乎乎的样子,两个女孩笑得更欢了,?#28210;?#19968;个扎着两根羊角辫的小女孩指着我的鞋子,笑得直不起腰来。我低下头,看见露在布鞋外面的脚趾,忽然明白过来。我感到双颊发烫,一边努力地将脚?#21644;?#24448;鞋里缩,一边忙不迭地往母亲身后躲藏。在这两个漂亮时尚的女孩面前,我就像是白天鹅面前的丑小鸭,如果地上有个洞,?#19968;?#27627;不犹豫地一头钻进去。

我没了逛商场的?#37027;椋?#21021;?#35859;?#22478;的兴奋感也荡然无存,?#22303;?#27597;亲给我买的面包也没心思吃了。我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赶快回家、回家。

一连几天,我都闷闷不乐。好朋友亮子到我家打听城里的所见所闻,也被我?#32531;闷?#22320;怼了回去。只要看见脚上穿的破旧布鞋,我的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脑海里一个声音不停地在高喊:“我要一双新布鞋,新布鞋!”

后来,我终于鼓足勇气对母亲说:“妈妈,我想要一双新布鞋。”母亲正在为我织毛裤,听了我提的要求后,停下手中的活儿,静静地望着我轻柔地说:“孩子,天马上就要冷了,我给你织完毛裤,还要给你爸爸做棉鞋。明年一定给你做双新鞋,好吗?”

“不行,我现在就要穿新鞋,现在就要。”我大声吼道,眼泪不争气地直往下流。我知道母亲说的话在理,但是我听不进去,我就是想要一双新布鞋,马上就要。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我坐在地上又哭又闹。看着我将刚穿在身上不久?#27597;?#20928;衣服弄得满是?#39029;荊?#27597;亲也生气了。她捡起一根细木棍,拉起我狠狠地在我的屁股上抽打了几下。我又疼?#27835;?#23624;,哭闹得更加厉害了。邻居大婶冲过来拉开了母亲,我也抽泣地抹着眼泪被哥哥拉回了房间。不经意间,我扭?#25151;?#20102;眼母亲,只见母亲两眼泛红,眼角竟然挂着泪水。现在想起来,当时母亲虽然是在打我,但疼在心里呀!

没过几天,我看见母亲在用旧报纸剪鞋样。那鞋样很小,不像是父亲的,也不像是哥哥或姐姐的。难道是我的吗?我满怀希望地想。果不其然,母亲开始裁剪旧衣服、裤子,用糨糊层层粘在一起的布料最终被制作成了一双小小的鞋底。一天,趁母亲外出,我?#37027;?#22320;将鞋底放在脚上?#28982;?#20102;一下,发现比我脚上的鞋稍大一点,这下我确定母亲是为我做新鞋了,满?#27597;?#20852;。

一个深夜,我?#29992;?#20013;醒来,发?#27835;?#37324;依然亮着灯。扭头一看,母亲在昏暗的煤油灯下,还在为我赶制新鞋。只见她一边用锥子费力地纳鞋底,一边不时地将眼睛凑到灯下仔细地打量针孔和针线。因为全神贯注,头发时不时地被火燎得发出“嗞嗞啦”的声音。

在期盼中,新鞋完成了最后一道工序。当母亲将新鞋穿在我脚上?#20445;?#25105;兴奋极了,在院子里又唱又跳,搂着母亲说了一大堆甜言蜜语。看到我高兴的样子,母亲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新鞋做好的前?#25945;?#19979;了几场秋雨。门前那条黄土路刚干,穿着新布鞋走在上面软绵绵的,特别爽。那几天,我穿着新鞋去了村里所有小朋友家,向他们炫耀我的鞋,看着他们羡慕的目光,我得意极了。

好景不长,秋雨下得越来越频?#20445;?#22825;气也越来越冷,冬季即将来临?#20445;?#25105;?#32531;?#24651;恋不舍地将脚上的新鞋脱下来,放在木床底下的纸箱里。

转眼冬天来了。父亲穿着打了补丁的旧棉鞋,双脚冻出了冻疮,脚指头肿得像萝卜条。每当睡前,看到父亲将?#36710;?#36890;红的双脚放在?#20154;?#30406;里泡?#20445;?#25105;心里就免不了产生一种深深的内疚?#23567;?/p>

时间过得很快,转?#24067;?#20908;去春来。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我兴冲冲地拿出那双新布鞋,遗憾的是,我的脚又长大了。勉强将鞋穿在脚上,脚?#21644;?#25380;?#23194;?#21463;。无奈中,母亲?#32531;?#23558;这双只穿了两个星期的新鞋?#22303;?#20154;,还安慰我说:“这双鞋小了,再给你做双新的吧。”

以往听到母亲说给我做新鞋,我绝对会高?#35828;?#19968;蹦三尺高。可是不知为什么,这次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满心不?#20146;濤丁?/p>

长大后,随着生活条件和经济水平的提高,我脚上穿的布鞋逐渐被各种皮鞋、旅游鞋、休闲鞋代替,母亲做的手工布鞋渐渐退出了我的生活舞台。

这几年,随着年纪增大,反倒总是怀念母亲做的手工布鞋了。一日心血来?#20445;?#24819;去买一双手工布鞋,可?#20146;?#36941;了全城大小鞋店,也没有发现那种传统的手工布鞋。虽然市面上利用新工艺和新材料加工而成的时尚美观的机制布鞋不少,但在我?#38393;校?#21364;怎么也代替不了母亲给我做的手工布鞋。

母亲做的手工布鞋,已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深处,成为我对往事和亲情?#21448;?#19981;去的一份念想,伴随我一生一世。 □胡石生(尼勒克)

责任编辑:姜燕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泰坦帝国免费试玩